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女性 游乐 图片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米歇尔·渥克:最大的“灰犀牛”是疫情防控决策中的缺陷齿轮箱

来源:整点网 作者:整点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6-29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的确是反复出现的“灰犀牛” ,但整体而言,全球仍处于疫情第一波浪潮之中,最大的“灰犀牛”其实是决策中的缺陷。

▲扫图中二维码,可看新京报“疫见·世界观——海外大咖访谈录”专题。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消失,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反复,全球经济的复苏仍充满不确定性。

对此,有观点认为,要谨防“灰犀牛”事件的发生。“灰犀牛”,正是出自米歇尔·渥克所著且被外媒评价为影响中国高层决策的书《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它和“黑天鹅”一样,成为疫情之中提及频率颇高的词汇。“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而“灰犀牛”则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米歇尔·渥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下称新冠肺炎)就是“灰犀牛”。同时,她指出,新冠肺炎的暴发范围和规模比SARS要大。而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比,它对就业市场的影响更快、更深。风险管理不仅仅涉及风险本身,良好的风险管理和减灾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决策者识别风险并果断做出响应的能力。

每年米歇尔·渥克都会发布年度风险清单,在2020年的清单中,她列出了金融脆弱性、气候变化和全球不平等等风险。她预测,金融脆弱性将引发违约潮,同时,以造成资产通胀的方式进行货币放水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如同米歇尔·渥克书里所说,“事故之所以最终会发生,就是因为我们不愿意正视它。我们不做任何进一步的追问,因为我们不愿意知道答案”。她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认真思考其应对新冠肺炎的决策和政策,哪些有效,哪些无效,如何改变自己的流程和政策,以便下次能做得更好。

那么,疫情影响之下,全球经济格局是否会发生变化?中美关系走向如何?新京报独家专访了全球畅销书《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作者米歇尔·渥克。

▲米歇尔·渥克,全球思想领袖、畅销书《灰犀牛》作者;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所长。受访者供图

新冠肺炎疫情就是反复出现的“灰犀牛”, 我们面临着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双重风险

新京报:截至目前,全球近200个国家确诊病例已经突破700万,死亡超40万人。如果这种态势持续下去,将会对世界经济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是否会引发裁员潮?

米歇尔·渥克:美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再次升至5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拉丁美洲和非洲的病例数继续增加,再加上预计秋末和冬季将出现新一波疫情,该病毒将继续阻碍美国经济的复苏,进而影响全球经济。美国预计永久性地失去十分之四的工作岗位,这将继续拖累消费性支出。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备受瞩目的公司破产或评级下调,分析人士预计,今年和明年还会有更多此类事件的发生。

全球酒店和运输业也将继续受到严重打击。零售业也将遭受重创,供应链中断,造成局部通货膨胀,对肉类和其他食物的影响尤为明显。餐馆和牙医会增加收费,以支付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与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的费用。

因此,我们面临着供应引发的通货膨胀和需求引起的通货紧缩的双重危险,这是一个危险的组合。我还想说,美国股市越来越脱离现实,这其实反映出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人们正在押注持续的货币支持和实体经济。以及,世界上最弱的国家将需要进行重大的债务重组。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美国当前的经济发展情况?近期不少观点担心美国与中国经济的脱钩,你怎么看?

米歇尔·渥克:目前,美国经济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这不仅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还因为长期以来一些被忽视的问题以及本届政府的政策构想不佳。

面对经济或者政治压力时,老式的政治把戏做法是:把责任归咎于“他人”,即,其他国家和移民。显然,这正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此事已经破坏了中美关系,如果不加管控,结果必然会导致两种经济体脱钩,并将对两国均造成伤害。

美中经济脱钩在技术领域尤其具有破坏性,全球合作会刺激创新,提高产品质量并降低成本。危机时刻,各国之间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美国“呼声最高的论调”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好在许多美国人对此持有不同看法,并为此发声。

新京报:新冠肺炎对世界经济造成了巨大破坏,很多人用你所提出的“灰犀牛”来解释它,新冠肺炎是典型的“灰犀牛”吗?如何解释?

米歇尔·渥克:从两种意义上讲,COVID-19都是“灰犀牛”。首先,它是反复出现的“灰犀牛”,流行病暴发具有周期性,尽管每次暴发的时间有所不同,但它的问题是何时暴发,而不是不会暴发。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公共卫生专家一直警告,全球还没有为下一次流行病做好准备。没错,他们是对的。

其次,中国暴发疫情后不久,意大利等国的病例也在迅速增加,世界上其他地方其实有机会积极主动应对,因为各国看到了疫情这个“灰犀牛”正在向他们扑来。但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各国的应对方式千差万别,至少美国对COVID-19的态度令人失望。

这表明了为什么风险管理不仅仅涉及风险本身,良好的风险管理和减灾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决策者识别风险并果断做出响应的能力。每个国家都应该认真思考其应对新冠肺炎的决策和政策,哪些有效,哪些无效,如何改变自己的流程和政策,以便下次能做得更好。

新京报: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经济和政治带来了巨大影响,你认为诸多疫情影响严重国家在疫情失控之前未能意识到危险或未解决危险的原因是什么? 

米歇尔·渥克:美国白宫刻意隐瞒了有关疫情的准确信息,并且在误导事实的情况下散布了错误的信息。近期,特朗普说他故意劝阻测试,避免更多的病例被报告出来,几周前,他又说不对这种情况负责,这就是失败政客的极端案例。

在大多数情况下,原因涉及惯性、恐惧和政治制度下的政治动机。同样,原因还包括政策失败,而政策失败是由经验不足、不听专家意见、组织混乱、过度自信、对概率和成本/收益的评估不足或者就是彻底的疏忽导致的。

新冠肺炎比2003年非典暴发的范围和规模大 比2008年金融危机对就业影响更深

新京报:这次疫情和2003年非典和2008年金融危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责任编辑:整点整理
整点网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女性 | 游乐 | 图片

Copyright © 2011-2112 整点网新闻(www.zdwxw.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21497号-9  技术支持:电脑天下网

电脑版 | 移动版